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叶蓝】大神的幸福论(一~三)

冰冷的夜风吹得人刮骨般生疼,路边蹲着个身影,头发看来是很久没有去修剪似地略长,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支快燃尽、几乎就快烧到手指头的烟,他瞇着眼似是享受地重重吸了最后一口后,将那短得不能再短的烟蒂随手丢在地上踩熄了。

 

这是他最后一支烟了。

而他的口袋里,也只剩下几百块。

他瞇起那双看起来有些睡眠不足的眸,抬头望向黑漆漆的夜空,城市的空气污染令他看不见任何一丝星光,不过月色还是勉强的。

 

他一直都不是个矫情的人,怎说都出来打混了近十年,也明白这社会上人情世故的道理,更没想过会这样就被老东家给扫地出门。

他笑着,低低的、带着些许沙哑烟嗓的笑声在夜色里寂静无人的小巷里回荡着。

 

陶轩似乎低估了他,他从来就不是个会放弃的人。

他站起身,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寒冷的空气也藉此侵入肺中。

嘛、今晚住哪好呢?

一边想着,他一边踏着懒散的脚步离开了小巷。

 

 

 

 

 

被人从梦中叫醒时,叶修还没从梦境里完全脱离,他抹了把脸、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眼前的景象,才想起距离他离开嘉世,已经是有一段时间的事了。

「还睡呢?不是约了今天早上九点一起开荒?这都九点半了,人会长密我来着呢,你也少欺负人家小许是老实人,等你这么久都慌了。」陈果望着刚睡醒的叶修傻愣愣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笑还该生气。

荣耀开了新地图,各大公会都在准备新地图的开荒,而他昨天才和蓝溪阁敲定要一起开荒……

 

「知道了。」边说他边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才跳下床冲进浴室里盥洗。

陈果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出叶修的房间。

 

等到叶修精神抖擞地走出房间上机时,蓝河已经处于快爆炸的状态了。

其他公会都早就开始开荒了,就这大神还在睡懒觉,幸好陈果的逐烟霞在线,不然他还像个傻逼一样在那儿等。

「叶神总算上线了!我们都等到眼望欲穿了!」真别怪蓝河这气急败坏的口气,根本就是叶修这人实在是太不守时了,这让蓝溪阁要怎么跟上别的大公会脚步?他们本就是竞争状态,要不是知道叶修不是这种人,蓝河真要怀疑他根本是敌方派来的间谍,专门拖垮他们的进度了。

「抱歉、抱歉。」看似很没诚意地道歉后,叶修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整队,出发。」他这才看见兴欣的会员们早在自己上线前就被安排好队形了,叶修讶异地看了一眼整齐的队形,还有公会频道上说着:「绝色帮忙整理好队形很久了,就等着会长上线」的话语,颇有深意地望了一眼屏幕上属于蓝河的人物。

「出发!」打开语音,叶修豪迈地喊了声,伴随着自家公会的喝声,两队人浩浩荡荡地出发。

「小蓝啊,各大公会都往哪个方向去了?」叶修问道,蓝河有些挫败地开口:「霸图、中草堂往北面的森林去了,百花和轮回往南面的山区去了,烟雨、虚空往西面的半沙漠去了,我们也只剩下东面了……」

「那就先从东面开始!」只见叶修一转方向,将队伍带向东边。

「但东面是海洋……」蓝河连忙接口说,他们可都不会水战啊!

「先去看看再做打算!」叶修倒是不怕水战,不过这也得先看了再说,要是不行大不了回头去跟其他公会争不是?

很快他们就到了东边地图,一片白沙连着蔚蓝的海天一线,阳光将天空与海洋映照出两种层次,几朵碎云对映在海面上,被光层折射出不同的色泽,尽管只是游戏却足以让人赞叹不已。

海边看起来不太深,应该可以慢慢往下探。叶修想着。不过他还是让大家先在海边搜寻一下,自己和苏沐橙下水去看。

他们沿着水下的地面缓缓向下走着,却发现到了莫约淹到胸口的深度时,会遇到一个断层,再下去就直接灭顶,不过水波的模样看似不太平常。

他转过头去,苏沐橙也从屏幕上转过视线看向叶修,他们对视一笑,同时往下跳。

在跳下的同时叶修将千机伞向上一折形成了战矛型态,一个天击刺了过去,苏沐橙则是朝着底下开炮。

就在此时本来平静的水域掀起波涛,把在岸上的所有人吓了一跳。

 

「发生甚么事了?」他们还来不及反应便看到浮出水面的东西,吓得咒骂声此起彼落:「我靠!」、「卧槽!」、「透明的章鱼怪!」

也有一些女玩家发出了「好恶心」、「居然还在蠕动!」的评语。

 

卧槽荣耀最近真是越来越猛了,连这种隐藏型的BOSS都可以做出来,而且还在攻击后才会显示名称跟血条──深海变形怪。

一边想着,叶修一个圆舞棍让对方的动作迟缓了下,叶修和苏沐橙连游出去都没有,便对着这变形怪做牵制的动作,苏沐橙往左后游、叶修往右前游,两人呈现一左一右拉斜线牵制着怪物的行动,慢慢往岸上移。

这种拉锯的方式将怪物上移其实是有一定困难度的,不过叶修和苏沐橙连续四年被选为最佳默契搭档可不是作假的,他们的默契十足,使得牵制移动着怪物的速度并不慢。

叶修很快地发现不对劲,不管怎么攻击,这怪物愣是没怎么掉血,虽然都有好好的被两人牵制着,但血条别说下降了,就是少了点血皮子都没感觉。

 

「这怪物理抗性好强!」叶修嚷着,得到了苏沐橙首肯似地点了点头。

从头到尾一直在观看着叶修和苏沐橙拉怪的罗辑似乎看出了一丝不对劲。

「不对,感觉不像是物理抗性强,你们先把怪拖出海面再打打看。」

听到罗辑的话,叶修和苏沐橙点了点头,手上拉怪的速度未减,但就在他们要将怪拖出海平面的时候,怪物突然像是不能见到光一样,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就想要往海里面逃。

「它在水里是无敌的!」罗辑推了推眼镜,看来他的推断没有错,「在水里面它会无限重生。」

「我靠!各大公会也太阴险了就留这么麻烦的怪来给我们!」叶修嚷嚷着,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不过他也不想想是谁睡过头导致时程延后的。

方锐和莫凡操作着马甲冲了过来,只见他们怎么打都无法引起怪物的仇恨值,最后眼看着怪物就要缩回海里面了,却突然像是被电到一样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仔细一看原来是乔一帆操作着一寸灰用鬼阵将怪物绕住,并且启动了鬼神盛宴。

巨大的怪物被鬼阵困在里面,不断地被吞噬,但因为在水里面,尽管受到了伤害,也是没有损多少血的,苏沐橙见状立刻对着怪物发了一发悬磁炮,试图将怪物往外拉,这时叶修也绕到怪物身后直接一通散人快打,最后用了落花掌把怪往前推,因为在水里,火系技能效力有限,所以只能利用一些技能快速将怪往岸边推去。

一脱离水面,怪物的血量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下降,一寸灰的鬼阵势头也并没有减缓,依旧是稳定地布阵、启动。

眼看着怪物就要红血,此时却听闻方锐大喊一声:「我靠不好要狂化了!」

下一秒怪物突然浑身变成暗红色,本来是半透明的样子根本看不清样子,这下怪物的五官细节轮廓被细致地展现出来,在场的所有玩家心里都是一样的想法:「卧槽哪里来的辐射章鱼!」

怪物就像卡通里似的有嘟起的章鱼嘴,不过章鱼嘴却绕着整只怪围了一整圈,并且可以发射水弹,杀伤力惊人,说是嘴更不如说像是炮管。

「哪来的变态怪物啊!」强者如叶修也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因为狂化的关系,有霸体和防御力提升的Buff,怪物显得更加难打,而且还一直想往海里逃去,叶修无奈之下只好命令整个队伍强攻,硬是在它进入海内前将其击杀。

随着怪物倒下,系统也发出了恭喜兴欣公会、蓝溪阁公会首杀的讯息,顿时各大公会都沸腾了。

原来东边海洋那边有隐藏BOSS吗!

其他大公会简直是痛心疾首啊,虽然看网站上信息说此图的确是有隐藏BOSS的,但没有给太多信息,这下子又让君莫笑捡到了,他们顿时想哭的心都有了。

 

爆出来的材料叶修和蓝河对半分掉了,还掉了一件紫装,是一件加魔法攻击的饰物,蓝河直接让给了叶修,叶修耸耸肩收下了,顺手就把东西扔进公会仓库里。

叶修吐出一口浊气,点起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既然东面已经探索完了,那就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这么想着,叶修首先往北面移去,打算逆时针绕回去,殊不知在他们离开后,各大公会派来的眼线表示没看到人,让这些公会长恨得牙痒痒──这是打完BOSS就闪人的节奏吗?

一路上倒是奇怪,也没碰见其他公会的人,许是全都探索完了没发现甚么东西吧。叶修吸了口烟,没太在意。

看了眼时间,这才近十二点,扣掉打BOSS的一个半小时,他们花了一个小时不到就已经将地图探索完了,官网上是说此图只有一个BOSS,熟悉了周遭怪物的习性后,就没有甚么好探索的了,叶修大手一挥,收队休息吃饭去。

 

叶修他们的午餐是乔一帆和包荣兴去买的,包子是绝对不会反对叶修的意见的,乔一帆则是异常尊敬这些前辈,自然就成了被使唤的两人组,让陈果气得把晚餐订给了叶修和方锐、魏琛去买。

叶修等人低头扒饭,半句话不吭,一副「到时的事到时再说」的样子,被陈果指着又是说了一顿没下限。

 

 

 

 

其实叶修一直觉得蓝河挺怪的。

明明是蓝雨的人,也是黄少天的铁粉,更是十区的蓝雨公会长,可是他却会常常开着小号来帮忙兴欣管理公会,将公会管理得井然有序、条理分明,公会成员也很喜欢这一个褓姆,因为角色名称叫绝色的关系,更是一口一个美人管理,叫得蓝河是鸡皮疙瘩掉满地,只好制止对方让人叫他小蓝便可。

兴欣的人可是大部分都不知道绝色就是蓝桥春雪,只觉得这人总是很尽责地管理着公会事务,虽然上线时间不长,但都会细心地处理各种问题,让公会的不少成员为他点了不少赞。

有次兴欣等人去G市找黄少天还有喻文州出来玩,当是放松放松,结果就是蓝河规划的行程,仗着是人家偶像兼上司的黄少天使唤起蓝河可是丝毫不迟疑,虽然人好像也很高兴给自己心目中的大神使唤,可叶修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那时的黄少天不太顺眼呢?

不过也就是那次的出游,叶修正式认识了许博远这个人。

长得挺斯文,甚至有些秀气,就是不晓得为什么会崇拜黄少天这个话唠。

叶修挺喜欢逗逗蓝河的,他的反应挺可爱的,有时像是想炸毛可是却碍于身分,有时却会被他激得直接炸掉,不管甚么身分直接大骂粗口,其实还挺可爱的,叶修想。

不过当他发现他越来越在意蓝河这个人的时候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十八次的好友邀请,也就是这股坚持,让叶修加了蓝河好友。

蓝河这个人,就是这样认真的一个人。

尽管在叶修眼里,不够聪明、技巧也不够好,可是他管理公会和处理事情的一些小细节却是比任何人都还要细致。

 

也许是苏沐橙最近和莫凡小两口越来越闪的关系,叶修觉得自己可能也到了想找个伴儿的时点了,他想,大概就是这个人了吧?

逗一逗就炸了毛,像只小猫儿似的青年,似乎也挺合自己的口味的不是?

最先看出他心思的就是和他相熟十几年的苏沐橙,她倒是一点儿也不讶异,只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要他加油,不过在和蓝溪阁合作的时候她总是会推上几把。

鬼灵精的丫头。叶修想,有些忍俊不住地笑着摇了摇头。

「想甚么呢?」苏沐橙拿着一小把花生米凑过来,一边吃着一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叶修看。

「没呢,想着妳怎么就这样被莫凡拐走了呢?」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对方像个小动物似地眨巴着眼睛,一脸不解。

「莫凡很好啊。」她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叶修顿时觉得自己眼要瞎了,连忙别过脸去:「哎哎、哥快瞎了,谁去帮哥找副墨镜来?」

只见包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冲进房间里面过没多久又冲了出来,把一副墨镜塞在叶修手里:「来了!老大你要的墨镜!」

看着那副超大的、几乎可以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叶修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笑还是怎样,包子的思路他至今还是无法完全理解啊,可就是这样的个性,至今还没有一个对手真正了解过包子入侵这个人,对他的攻击套路也都还不完全理解。

将那副墨镜放到一旁,叶修望着公会频里面细心回答每个人问题的「绝色」对话,终还是笑了出来。

「嘿嘿,这次你可栽了。」苏沐橙将手上的花生米吃干净,拍了拍手上残渣,有些幸灾乐祸地笑道。

「鬼灵精怪。」叶修笑,再次揉上了苏沐橙的发,而对方则是笑得一脸无辜。

望着一直被自己视若亲妹的苏沐橙又跑到了莫凡旁边看他玩游戏,叶修只能笑了笑,把视线转回来。

看了眼时间,这个时间算是职赛淡季,放个几天假应该是没有问题。

 

「老板。」叶修随口喊了陈果,站起身往陈果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怎?」正在竞技场和人打得痛快的陈果连看都没看叶修一眼。

「我想要请假。」

陈果压根儿没仔细听叶修说话,直到屏幕上冒出了荣耀二字,她才从屏幕上转回视线,「啥?你再说一次?」

「我想要请几天假。」叶修重复了一遍,就见陈果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你这个成天蹲计算机前的宅男居然主动跟我说想放假!」她甚至转头拉着唐柔问着:「小唐妳听见没有?我是不是听错了?」

「喂喂!哥也是会想要出去放风的。」叶修有些无奈地望着神态夸张的陈果,开口道:「一句话,准不准?」

「准了!记得要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啊!我之前帮你办的那支电话记得带着,以免我们找不到队长以为你死在外面了。」陈果说起话来毫不遮拦,大概是和叶修混久了,真是近墨者黑。

「老板妳说话越来越狠了啊!这是吃到方锐大大口水不成?」叶修这话说得旁边方锐大大直接呛着,咳了好半天才一脸踩到狗屎的表情开口:「喂!不带这样的,分明就是跟你学,赖我头上做啥呢?」

「那我去收拾东西了。」完全无视方锐大大的叶修气定神闲地走回自己的计算机前面退了游戏、关了机后便走出房间。

被无视的方锐大大气得开马甲杀进竞技场里大杀三方,心里把叶修诅咒了上千万遍。

叶修边收行李还边打了好几个喷嚏,心想要多带件厚衣服出门以免感冒。


评论(3)
热度(33)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