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番外。

話說離別也總有個期限。

閻羅王說,給他六十年。

這件事情,他並沒有告訴蘇沐橙,連帶葉修也不知道,而蘇沐秋也並不打算說。


他答應葉修,等他七十年。

他決定在人間陪他六十年,在陰間等他十年。


這六十年,他看著葉修和蘇沐橙逐漸老去,看著沐橙結婚生子。

就算他已經不老不死,他依舊覺得精神上逐漸蒼老。


蘇沐橙一直就住在葉修家隔壁,他們的兩套小院緊緊靠在一起。

蘇沐秋是他們不能說,也說不出的原因。


靠著乾兄妹這一層關係,並不能說服所有人。

葉修到後來,也只能盡量少和蘇沐橙來往。


葉修是想看見蘇沐秋的,但是他終究是沒有這個機緣。

有時他隱約能感覺到對方在身邊,淡淡的,那是種默契,不須言說的陪伴。

隨著年紀的增加,他常常會忘了一些細碎的東西放在了哪裡,但往往叨念著,就會看見東西出現在附近。


他想,這傢伙到底是為了保護誰才留在人間的啊。


以至於後來,蘇沐秋離開後,他雖隱約察覺,從沐橙那驗證後,也只低低地說了聲,小騙子。


每當想起蘇沐秋,他就想抽上根菸。於是他的菸戒了很久,到最後只能靠叼棒棒糖來戒除。

葉修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曾想過要提早結束生命,他說,那傢伙太過短命了,他要活得長一些,等到了地下,他肯定要大聲笑他。

葉修的溫柔一直不善於表達,就像他從未言說過,蘇沐秋這個人對於他有多麼重要。


直到死亡的那一天,他躺在自家的床舖上,葉修的雙眼早已看不太清楚,他望著窗外,笑了,皺紋滿佈他的臉龐,歲月的痕跡深刻而蜿蜒,混濁的眼卻出奇地亮,像是當年那意氣風發的少年,也像是看見了他心底一直存在的那個人般。


他的呼吸逐漸虛弱下去,直到停止。



----------------------


葉修被鬼差領著,沿著忘川旁的小路一直走,看到眼前有一座巨大的橋,橋上橋下都有許多人,他本以為他要被領去那裡,最後卻被帶到了一處像是宮殿的地方。


他被帶到那裡,鬆了腳鐐,正在一頭霧水時,他聽見了裡邊有人撞倒東西的聲音:「啊啊!」

太過熟悉卻又陌生的驚呼,葉修下意識地咧開了一個笑容,看向聲音來源。


蘇沐秋從裡間走了出來,一身文判的服飾,看到葉修的樣子,他的表情古怪。


「陪了你太久,都快忘了你年輕時候的樣子。」蘇沐秋笑彎了眼,眼眶卻泛起了淡淡的紅。

「那可不是嘛,哥帥吧。」葉修笑得嘲諷無比,對著蘇沐秋伸出了手,最後……


──狠狠地把人拉到懷裡用拳頭死命地搓對方的腦袋。


老實說,蘇沐秋是感覺不到疼的,因為他的修為不知道比葉修高出多少,但他還是很配合地裝出疼痛的樣子。


「騙子秋,說好等我七十年的,哥死了居然還沒來接駕!好大膽子!」

「唉呦唉呦我又不是故意的,看不出來我很忙嗎?」

「忙倒是忙接個駕有那麼困難?我以為你放我鴿子!」

「我哪可能放你鴿子!」

「怎麼不可能!幾十年前你說你很快回來,結果呢!」

吵到這裡,兩人都愣住了,葉修先是笑了,紅著眼睛撲上去說要算帳,蘇沐秋也不甘示弱地回擊,但大部分都是在做防禦,兩人打成一團,邊哭邊笑邊噴垃圾話,讓旁邊的鬼差驚慌失措。


接著,在葉修凶狠地吻上蘇沐秋的唇時,兩名鬼差就腳底抹油地溜出門外,還把門關得嚴嚴實實,用法術從內鎖上。


媽呀太刺激了那個溫和的蘇判官竟然會像個小孩子一樣和人打架,居然還被強吻!

不過蘇判官也不是好惹的啊,你看之前那幾個在堂裡對蘇判官嗆聲的鬼下場。


兩個鬼差面面相覷,他們決定還是別招惹這個看上去溫和的黑肚子判官,決定將這個秘密帶到鬼生的終結。


--------------


不要打我(頂鍋蓋跑走)

其實有考慮要把地府生活寫出來,和這篇合在一起,出個小本子什麼的,但因為一些原因,還在猶豫當中。

就、再說再看再研究了(摀臉)

评论
热度(28)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