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十。(完)


葉修覺得他大概不是親生的,可能只是湊巧長得像。

當老頭安排他去相親的時候,他沒有反對。

當他決定回到這裡來,他就做好負起責任的準備了。


他就只是坐在那裡,虛假地保持著一抹微笑,像是個會動的木偶。

他覺得這妹子不錯,活潑而靈動,儘管他對對方沒有動心的感覺。

走到訂婚這一步,算是他預料中的事,他會好好對待她,儘管可能沒有愛情。


但是,訂婚宴的這天,這個女孩子在說甚麼?


「對不起,我不喜歡你……我只是想氣氣我男友……但現在不能回頭了,怎麼辦?」


女孩的聲音不小,在會場中十分清晰地傳遞開來。

所有人都愣住了,女孩的家長甚至已經站起來,激動地走過來。


……不知道為何,葉修心底隱隱約約地鬆了口氣。


「妳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葉修很冷靜,帶著些許沙啞的煙嗓十分平靜。

「是我單方面的錯誤,與你無關。」女孩子很堅持,哭紅的眼睛帶著些許的倔強。

葉修沉默了許久,「妳如果不想,那就算了。」


這個人的年紀,跟沐橙差不多吧?可是卻如此任性。

如果不想結婚,不喜歡他,他都可以接受這些理由。

但是只是為了氣男友,就和一個陌生男人走到這一步才哭著後悔?

而且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葉修有點想笑。


唉,算了。

他遞給女孩手帕,轉身就走,伸手鬆開了頸間的領結,想從褲袋裡掏出菸盒,才發現自己正在戒菸,他神色平靜,他畢竟不喜歡對方,能有甚麼反應也奇了怪了。


「葉修!」他聽見熟悉的聲音,回頭才看到盛裝打扮的蘇沐橙。

顯然是剛到,她一臉不明所以:「為什麼大家都很慌張的樣子?」

「……妳錯過了一場好戲。」葉修笑了笑,一派雲淡風輕。

「……?」蘇沐橙一臉不明所以,眼眸還帶著些許無法被妝容掩飾的紅腫。

「沒,不訂婚了。」葉修聳了個肩,「簡而言之,哥被甩了。」

「來吧,陪哥走走?」他伸出手,蘇沐橙還來不及反應,就下意識地挽住了對方伸過來的手,無視一干人等異樣的表情,走出會場。


兩人散步時,葉修只平淡地解釋了一下情況,接著兩手一攤,一副自己真倒楣的樣子。

蘇沐橙幾乎是立刻轉頭看向愣住的蘇沐秋,對方的樣子卻不像是開心。


這季節的白天比較長,六點多了暮色才漸漸爬上天幕。


「這種倫理劇的劇情能被我碰上還真是倒楣。」葉修摸了摸鼻子,眼神平淡,像是沒看見蘇沐橙似乎在注視著另外一個人的樣子,「妳說,為什麼明明可以好好在一起,卻要弄成這樣?」

「你是說,明明可以幸福,為什麼要繞個圈?」蘇沐橙登時理解了葉修的想法。

「嗯。」葉修點點頭,雙手下意識地伸進口袋,卻又立刻發現自己的錯誤,只能裝作無事地雙手插在口袋裡。

蘇沐橙發現對方的動作僵硬了一下,猜到對方大概是想抽菸卻沒帶菸,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卻是轉移了話題:「喂,我說,你就這樣把局面丟給他們處理啊?」

「我可是被拋棄的新郎,妳要我有甚麼反應啊。」葉修看起來卻是一點也不傷心,「妳真該看看那女孩的樣子,一副好像很勇敢的模樣,卻不知道給多少人添了麻煩。」

「我怎麼覺得你在影射……」蘇沐橙偷瞟了一眼蘇沐秋,見他神色黯然,便止了話語。

「哥就是在說他。」葉修停下腳步,聲音沉了許多,卻不是衝著身邊的蘇沐橙,「喂,你在吧?」

蘇沐秋想說些甚麼,但葉修也看不到、聽不到,他只能保持沉默,望著對方。


「沐秋。」葉修終究還是喚出了他的名字,神色在暮色下顯得有些陰鬱。

「我在。」蘇沐橙聽見蘇沐秋說。

「我答應過你的已經做到了,我回家了。」葉修卻像是聽到了回答,逕自說著,「那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蘇沐橙聽見一聲很小的「嗯」,她回頭看到垂著頭的蘇沐秋緊張地握緊了拳頭。

「等我。」葉修的聲音很小,但卻很清晰地傳入兩人耳中。


「就算我看不見你,但你會回來表示,你沒有要去投胎了吧?」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乾澀,「那你就在那等著吧,你記著啊,欠我一頓揍,還有無數次的切磋。」

蘇沐秋瞠大了眼睛,說出了一句讓蘇沐橙想要把自家親哥掐死的話,「在那之前,先給哥燒一打簽名照行不行?」

「我剛剛算是想通了。」但是葉修聽不到,所以他繼續把想要說的話說完,「你沒有資格抹去你在我們心中所存在的痕跡,我相信沐橙也是這麼想的,這就是我們生氣的原因。」

「我告訴你啊蘇沐秋,你就乖乖地等哥七十年吧。」他的聲音帶上了過往的痞氣,笑得張揚,一如當年那切磋得勝的張狂少年。


「……好。」

最後,蘇沐橙聽見蘇沐秋吐出了這麼個字。


有些人,有些事,就算隨著時間過去,也無法忘記或抹滅。

就像他們心底,總是存在著一個人。


他打榮耀很厲害,總有新奇點子的腦袋讓他創造出千機傘。

「卻有一個低於常人的情商。」很久很久以後,正在戒菸而叼著一根棒棒糖的葉修云。

「……媽蛋。」因為對方聽不到自己聲音的蘇沐秋只能無力地罵道,無奈地看著自家妹妹笑得不行的樣子。


就算看不見對方,只要知道他在身邊,葉修不曾覺得孤單。

而蘇沐橙,更是覺得自家哥哥從未離開般。


……至於最後,閻羅王到底有沒有拿到一打簽名照?

蘇沐橙表示,不要問,哥哥是會哭的。


---------------------


猜到了吧?

不難猜的結局……

本來應該還有後續的……但覺得完結在這裡好像就差不多了。


畢竟葉修看不到傘哥,一直插個沐橙在那怪怪的,可是讓他們兩個各自自言自語,又覺得有些可憐……嗯。

總之,如果有想法的話,會寫番外的。

评论(2)
热度(32)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