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九。

蘇沐橙有那麼快原諒蘇沐秋嗎?


答案是,沒有。


蘇沐秋被晾在天台整整一個晚上。


晾得蘇沐秋都快要不恐高了。

蘇沐橙還是要睡覺的時候才想起把自家哥哥叫下來。


「知道錯了?」蘇沐橙挑眉,似笑非笑地問道。

「是,經過深刻反省之後,已徹底領悟自己的錯處,求組織寬容處理。」蘇沐秋一副虛弱的樣子,他覺得他要不行了。


#論妹妹太兇殘該怎麼辦?在線等!急!


「哥哥。」蘇沐橙走到蘇沐秋身邊,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從半空中下來。

蘇沐秋乖乖照做,站到自家妹子身前。


「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蘇沐橙的表情很冷靜,但聲音卻有些許的顫抖,「十多年前你的離世,對葉修已經是很大的傷害了。那年我還小,除了會哭之外甚麼都幫不上忙。」

「但我看著他甚麼也沒說地扛起了所有事情,即便他也很累,他也很難過,可是他比誰都冷靜。」

「他根本可以不用照顧我的,可是,他卻陪在我身邊將近十年。」

「即便他不說,我也知道,他心底有那麼一個人。」

蘇沐橙的聲音和表情都開始不平靜,她的眼眶已經泛紅,嘴唇也有些顫抖,漂亮的臉因為情緒有些許的扭曲,「我想著呢,如果我看不見,是不是他就不會知道,其實他心底的那個人,根本就不希望他記得他。」


蘇沐秋想開口,卻發現自己的喉頭乾澀得發疼。

他知道,這些,他都知道,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你知道嗎?哥哥,我從沒有這麼後悔過。」蘇沐橙的眼淚落了下來,她氣息凌亂,卻倔強地咬著唇,「後悔自己,看得見你。」

「他都已經回去了啊,哥哥。」蘇沐橙咬著唇苦笑著,「葉修他回去了啊。」

「你現在才來說這些,才說要留下來,不覺得太晚了嗎?」


「我不會幫你的,哥哥。」蘇沐橙闔上眼睛,淚水滑過她的臉頰,「你回去跟閻羅王說,沒有簽名照,我要退貨。」


「沐橙。」蘇沐秋卻開始慌張了起來,「我沒有想過傷害你們的,真的……我只是,只是想看著妳們幸福罷了。」


他真的錯了嗎?錯得……連他的妹妹,都不想看見他了?


「是嗎?」蘇沐橙勾唇,用力抹去臉上的淚水,她狠狠地瞪著眼前的蘇沐秋,「那麼,月中的訂婚典禮,你跟我一起去,葉修的。」


蘇沐秋覺得他像是被一柄巨大的槌子重重砸在心上。


「你會看著他幸福的,不是嗎?」蘇沐橙笑著,淚水卻又落了下來,「這是你說的,你做的,那就不要後悔。」


蘇沐秋像是失去了自己的聲音,他木然地看著眼前這個又哭又笑的妹妹,僵硬地說不出話來。


他說過的話,他不會後悔。

他又有甚麼資格後悔?

可是這心底的痛又是怎麼回事?


蘇沐秋,你就是個混蛋啊。

十年前你傷害了他們,十年後你還是自私得不像話。

他在心底想著,死死地握住拳頭,若不是他已經不會受傷了,那必得生生掐出血來。

突然,他怔然地看著自己的手,接著笑了出聲。


他明明已經不會流血了,可是他卻覺得痛不欲生。

可是他連生都沒有,又為何會痛呢?

如同他之前傷害他們的理由一般。


他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


「好,我跟妳一起去。」


---------------------


求別打臉,拜託。

就……沒這麼容易原諒嘛。

更何況蘇沐秋去的時間不短……有些話、有些事情,一旦說了或做了,就很難挽回了。

不可能蘇沐秋想走就走,想回來就回來。

那必然是要付出對應的代價的。


某晨只能在這裡說:

※葉修不會真的跟人結婚。

※一切都會好的。


评论(6)
热度(46)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