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七。

放在文前,請注意。

從此章開始嚴重牽涉怪力亂神/玄幻/不科學的各種腦洞。

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展開,就讓這一切變成你所看不到的傘修(。)。


可能有各種意義上的三觀崩壞。

如果您確定覺得能夠接受,那麼,請繼續往下看。






到這裡已經來不及了哦,確定要往下看?





好的,正文開始。

之七。


──他是不是傷害了世界上唯二最愛他的人?

要說蘇沐秋不後悔,是假的。


回到地府,他沿著不太熟悉的小徑,走到刑罰處。

在一串排隊之後,總算輪到他。


他報了名字,負責審判的閻羅王望了他一眼,低頭看了看資料。


「……聽說有個凡人看得到你?」

蘇沐秋點了點頭,這是瞞不過去的。

「是我妹妹,出了車禍之後就看得見我,但也只看得見我。」

「你的塵緣羈絆太重,怕是過不了奈何橋。」閻羅王將資料丟回案上,「干涉塵世,依情況雖不牽涉天道生死,也是有罪的。」


他沒有說話,只是等待著他接下來的審判。


就算是消失也好,他之所以把話說得那麼絕,就是不想讓他們繼續牽掛他。


「判蘇沐秋,投胎時間延長一甲子。」伴隨話音落下的是驚堂木沉悶的聲響。


欸?

蘇沐秋訝異地抬起頭,只見判官輕輕摩娑著驚堂木,神色淡然地開口:「你這樣的鬼本官看多了,塵世未了難以安心投胎,指不定給本官捅出甚麼爛攤子,才剛上任,本官可不想幫你擦屁股。」


「您的意思是……?」

「這六十年的時間也夠你了塵緣,你的業障早已償完,你欠親友的那些債,就用這段時間來彌補。」


……臥槽,他這是被打臉了嗎?


「你聽過守護靈嗎?」閻羅王看著他,唇角彎了彎,「要不要本官幫你?」

「……」蘇沐秋突然覺得他被天上的餡餅砸到了。


【系統提示】現在有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後門,你走不走?


蘇沐秋扯開一個有點痞氣的笑容。


「說吧,要我怎麼做。」


「本官還挺喜歡榮耀的,你回去之後,幫本官要一打蘇女神跟葉神的簽名照,本官就幫你。」閻羅王突然換了個表情,眼神裡寫滿狂熱。


臥槽!

請用粗體放大兩百倍來形容他此刻內心的咆嘯。


有沒有這麼瞎!


地府現任老大是他妹妹跟喜歡的人的腦殘粉!



儘管再怎麼想回到過去,日子還是悄然溜過。

蘇沐橙雖然和以前一樣,甚至還更加努力,但大家都看得出來,她不開心。


然而,面對眾人的關心,她選擇裝傻地笑了笑。

人不想說,也不能逼著,大夥兒也沒法子,只能打電話給葉修。


葉修卻只是說,這是沐橙自己需要走出來的。


做完訓練,蘇沐橙回到自己的房間,蹲在衣櫃前面找衣服,打算去洗個澡。


她隱約感覺到有甚麼東西在背後,於是她猛然回過頭。


──蘇沐秋站在半空中,一臉尷尬地抓了抓臉。

蘇沐秋正想說些甚麼,卻被劈頭蓋臉砸過來的衣服給嚇懵了。


「混蛋哥哥──你回來幹甚麼!」

伴隨著衣服的,還有蘇沐橙帶著哭音的、壓抑的低吼。


---------------------------


YO!!!就說了不BE!!!(X


评论(3)
热度(40)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