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傘修、莫橙】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六。

蘇沐秋走了。

蘇沐橙回到了之前的生活,看不到蘇沐秋的生活。

葉修破天荒地辦了手機,第一件事就是給蘇沐橙打了個電話。


「我沒事,別擔心。」帶些菸嗓的低沉嗓音,與平時不同,少了些許的痞氣。

「嗯。」蘇沐橙沉默了兩秒,才開口:「哥哥走了。」

「……」葉修那頭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蘇沐橙在開始擔心對方的話費,想著要不要掛電話的時候,他開口了:「呵,還真是走得乾脆。」

聲音是冷到可以掉冰渣子的溫度,蘇沐橙第一次聽到。

「葉修,別怪哥哥。」蘇沐橙有點兒鼻酸,語氣也帶了些許的鼻音,「他只是……」「只是為我好而已。」

葉修打斷了蘇沐橙的話,「我知道,我都知道。」他笑了,語氣卻依舊冰冷,「有些事情,不是這樣就能放下的。」

「我只是不說而已。」沙啞的煙嗓帶著些許疲憊,蘇沐橙可以想像葉修的表情,「好不容易,真的能夠溝通了,他給我來這段話,我能不痛嗎?」

「……」蘇沐橙說不出話了,而葉修也沉默了起來。

「先這樣,我掛了。號碼可以告訴老闆她們。」半晌,葉修才開口,把通話切斷。


蘇沐橙怔然地放下手機,蹲在了訓練室門外的牆角,蜷成一團。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如果,看不見的話,是不是就不會有這麼多事情了?

葉修就不會走了。


這樣,她寧願希望自己看不見哥哥,就不會在同時失去兩個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她懂,她當然懂。她懂葉修在痛甚麼。

可是誰來顧慮她?她也很痛啊。


她終於忍不住埋在膝間,啜泣了起來。


她不想失去他們。

她雖然喜歡榮耀,可當所有的信念都被打破的時候,她覺得無所適從。

她很驚慌,覺得自己失去了方向。

可她沒有那樣的勇氣不顧一切退役,她的責任還沒完。


突然,蘇沐橙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傾,被甚麼人抱進懷裡。

她抬頭,淚眼矇矓地眨了眨眼,印入眼簾的是一個男性的胸膛。


「……別哭。」不常開口的聲音低沉且帶著沙啞,蘇沐橙幾乎立即就認出這是誰。

她有點尷尬地擦乾眼淚,站起身,聲音乾澀地說:「……謝謝。」

莫凡也跟著直起身,默默看著她,眼底掩藏著擔心的情緒。

「莫凡……」她試著扯開一個笑容,卻失敗了,成了苦澀的弧度。


她錯了,她真的錯了……

能不能把葉修、把哥哥還給她?


莫凡遲疑地伸出手,放在了她的頭頂,輕輕摸了摸,像是在撫摸動物般。


「……我在。」


蘇沐橙知道,莫凡說不出甚麼安慰的話。

可是他站在這裡陪著她。


她總算是笑了,伸出手拍了拍莫凡的肩膀。


「謝謝你啦,我請你去吃東西吧。」



------------------


天啦今天終於覺得感覺好些QAQQQ

開森的我決定把存稿拿出來再一更...下一更要等我把正稿擼一段落才有(趴

评论
热度(32)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