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五。

所有人都以為葉修離開跟蘇沐橙有關。

蘇沐橙沒有否認卻也沒有承認,她只是說:「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

葉修真的放棄了,所以他選擇回家,僅此而已。


她不是沒有問過蘇沐秋。

「哥哥,這樣真的好嗎?」

「沐沐,如果妳看不到哥,哥也許會一直默默地陪著你們。」蘇沐秋的表情很複雜,像是想笑,卻又皺著眉頭,「因為我沒有辦法跟他溝通,不能告訴他,不要等我。」

「我不希望,妳們活在我的陰影下。」他闔上眼睛,為方便蘇沐橙閱讀唇語,說話的速度也十分慢。


「我的時間,已經不多。」


蘇沐橙的雙眸驟然瞪大,死死地盯著自己的哥哥。


「最慢明年,我就得去投胎。」蘇沐秋伸出手,輕輕揉了揉蘇沐橙的頭,儘管應該是碰不到的,蘇沐橙還是隱約感受得到似乎有甚麼東西在她的頭頂蹭了蹭,「哥不能永遠,陪在妳們身邊。」


「我的妹妹長大了,我也放心了。」他笑,收回手,硬是不去看蘇沐橙早已淚流滿面的臉。

「如果是這樣,我寧願看不見。」蘇沐橙哽咽著說,蘇沐秋的最後一句話,因淚水模糊了視線,她看不清楚,可是她卻猜出來蘇沐秋的意思。


她想伸手去觸碰,卻被蘇沐秋躲開了。

她哭得更兇了。


「嗚……哥……」


蘇沐秋必須對蘇沐橙狠心。

其實最走不出來的,該是沐橙。

只因,她是那個看得到他的人。


不去看,自然就不會想起。

若能不想,又何會相思?


「前陣子為了救妳,我犯了一些條規。」蘇沐秋又用了那個傳音法,顯然這對他而言十分吃力,他的身形又開始變淺,飄忽得就像隨時會消失一樣,「子時,我就得走。」


子時就是……十一點?

蘇沐橙茫然地眨著眼睛,也忘記哭了。


然後蘇沐秋驚恐了。

蘇沐橙用一種視死如歸的表情往他所在的地方撲了過來!


雖然看不到蘇沐秋說甚麼,但蘇沐橙也可以猜到哥哥大概是在喊著甚麼「喂喂不要亂撲哥接不住妳啊!」的話

蘇沐秋沒注意到自己身後就是床鋪,他下意識地想去接自家妹妹,就這樣被撲在了床鋪上。

正確來說,他妹妹穿過了他,幾乎與他重合了。


「果然……碰不到嗎?」蘇沐橙怔了幾秒,卻是笑了。


她知道了。

畢竟,他們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

她逼著自己哥哥留下,也沒有任何意義。


「哥哥,路上小心。」

她笑著,一如小時候,哥哥要出門時的樣子,揮了揮手。


「葉修他……雖然沒說,可是他一直是把你放在心裡邊的。」蘇沐橙慢慢從床上爬起來,「我知道你已經離開了,可是哥哥……」


「你一直,都活在我們心裡。」她眨著眼說,長長的睫毛綴上了水珠,「所以,不要逼我們。」


不要逼我們忘記你。

也不要逼我們放棄那些感情。

不要把你的想法,加諸在我們身上。


心裡的那個位置,不是說空就能空下的,失去你時,已經像是剜掉一塊肉,那傷口會癒合會結痂,但傷疤卻不會消失。

你又怎能忍心讓我們去把傷疤挖掉?


這些話,蘇沐橙沒有說出口。

她是在心裡想的。


她知道蘇沐秋聽得見。


蘇沐秋慢慢地從床上飄起來。

伸手揉了揉妹妹的頭,他扯開一個溫柔的笑容。


「知道了。」他做著口型,「傻妹妹。」


蘇沐橙笑了,眼眶裡卻落下一滴熱燙的淚。


再見,哥哥。


评论
热度(23)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