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算是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四。

蘇沐橙和葉修冷戰了。

興欣所有人都知道。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沒有冷戰。

而是葉修不知道怎麼面對蘇沐橙身邊的蘇沐秋。

而蘇沐橙則不知道怎麼為他們之間的氣氛緩頰。

雖然看不到對方,但葉修依舊不想待在有蘇沐秋的空間。


很糟,糟透了。

蘇沐橙很煩躁,可她沒有辦法解決目前的情形。


蘇沐秋的話,像是一把利刃。但這把刃,葉修不得不接。

而那把刃所留下的傷口,將那過往的陳痂狠狠撕開。


是的,他當然知道他要放下。

可他又怎麼能輕易放下十年多的感情?


葉修最後還是去了蘇沐橙的房間。


他說,他知道了。

留下這句話,葉修離開了興欣。


他又回家了。走得很乾淨俐落,一如他來時的孑然一身。


蘇沐橙很擔心。

而蘇沐秋也一反之前的輕鬆開朗,顯得鬱悶了起來。


就連蘇沐橙特地買了他最愛的食物都無法使他開心起來。


這是他倆之間的坎。

葉修放不下蘇沐秋。

而蘇沐秋希望他放棄。

因為,他們之間,人鬼殊途。

畢竟死了這麼多年,蘇沐秋早就看透了生死。


會跟在沐橙身邊,純粹只是因為投胎的時限未到。

所以,他從地府審判完畢後,償完業障,他就回到了自己妹妹身邊。

當然他也不是沒有看著葉修的。


他知道葉修一直想幫他完成夢想,而他也完成了。

所以他回家了,依照蘇沐秋以前跟他的約定。


「吶,葉修,你還是要回家,知道嗎?」

「有家不回哥又不是笨蛋。」

「呦,那是哪個笨蛋離家出走?」

「閉嘴,蘇笨蛋。」

「你才笨蛋你全家都笨蛋!」

「你這樣罵不是把你跟沐橙都兜進去了?」

「葉不修,臉呢!」

「長這呢。」

「靠靠靠哥一定是腦子被糊了才會收留你!」

「呵呵。」


……


蘇沐秋車禍這件事,一直都是葉修心底的疙瘩。

如果他們能夠一起出門買東西,也許他會注意到那台車,可以提醒同樣熬夜的蘇沐秋,甚至拉他一把。

如果前一晚打輸了出門去買東西的人是他,就不會是這樣的局面。


從十八歲到二十八歲,他給自己十年的時間。

被嘉世掃地出門,他理應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

神之領域的開放,卻讓他看見了希望。


一個,可以讓蘇沐秋被人認可的希望。

例如千機傘,例如散人。


他希望蘇沐秋能夠看到,也能夠理解。

蘇沐秋是看到了,也明白葉修的心意。


可是,他不希望葉修放棄整個森林。

他有很好的家世,理該有美好的家庭。

他也答應蘇沐秋,會回家的。


其實早在他第二次退役時,他就回家了。

只是被老爺子轟了回來「為國爭光」。

他心想這可是你自己轟我回來的啊。


於是他理所當然地繼續下去。


但是蘇沐秋告訴他,別等了。

他要他好好生活,把他忘記。


葉修彷彿被當頭澆下一桶快要凍結的冷水。


他不知道他是怎麼回到家的。

葉秋很擔心他,可是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也不想說。


這十年來的堅持,彷彿被那個人一句話都打破。


蘇沐秋要他把十年多來一直放在心裡的那個人,忘記。

過他應有的生活。


评论
热度(25)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