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算是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三。

蘇沐橙抓著葉修的手,轉過身往半空中伸出去。

葉修甚麼也感覺不到,他只聽見自己的心跳,劇烈得就像快要從胸口跳出。

 

「啊啊哥哥你說慢點,我聽不見只能用看的。」蘇沐橙笑了笑,「你犯得著這樣嗎?只有我看得見你啊。」

蘇沐橙把葉修的手放下,看著對方,緩慢開口:「哥哥說,跟你這心髒的傢伙握手,會有損他的魂格。」

 

……葉修覺得他不緊張了。他此刻只想讓蘇沐秋再死一次。

 

「臥槽啊你個蘇沐秋敢嫌棄哥!」葉修秒炸,「死了十年骨頭成灰了吧都,還敢說哥心髒,你不髒成灰了嗎?」

蘇沐橙看著自家哥哥偷掐葉修的樣子,決定偏心不告訴葉修他正在被死命掐著脖子。

「你別以為哥不知道你在做小動作啊!哥的肩膀重死了,頭也有點疼,你是不是有甚麼傳染病啊?」葉修卻像是料到了一樣,開口就是連串垃圾話,「欸你別欺負哥不能還手啊,有種來夢裡單挑啊,就你那小身板,打得你不要不要的。」

 

也許,這就是葉修跟哥哥的默契吧。蘇沐橙想。

就算看不到對方,也知道對方會是怎樣的反應,會說怎樣的話。

 

蘇沐橙就這樣看著他倆這樣打鬧了很久,基本是自家哥哥掐他,葉修單方面轟著垃圾話。

然後,蘇沐秋突然沉默了下來,動作也停了,他浮到另一邊去。

蘇沐橙突然聽見了蘇沐秋的聲音,很模糊,但卻像是直接打到腦海裡。

 

 

「沐橙。」蘇沐秋輕聲說,「讓他別等了,那不是誰的錯。」

蘇沐橙摀住嘴,鼻子瞬間就酸澀了起來。

 

她明白哥哥在說甚麼。

 

葉修查覺到蘇沐橙的樣子不對勁,也停止了對空氣噴垃圾話的舉動。

 

好似所有的力氣都用在和蘇沐橙說這些話一樣,蘇沐秋的身形黯淡了許多。

 

「哥哥……」看著蘇沐秋的模樣,她不忍地伸出手去。

就算碰不到,蘇沐秋還是閃開了。

 

他抬起頭,認真地看著蘇沐橙,一字一頓地做出口型:「哥、會、讀、心、術!」他咧開一個笑容,蘇沐橙卻覺得十分勉強。

她知道,哥哥聽得見別人心底對他的想法。這也代表了,葉修心底,只要是針對蘇沐秋的想法,他都聽得到。

葉修雖然假裝著不在意這人離去,可若是真不在意,君莫笑又是怎麼回事?

很多時候,葉修並不如他表面上那般無所謂。他只是沒有說。

比如君莫笑,又比如……千機傘。肯定不只是為了他自己。

但葉修從不會說,他只是默默地做,然後,在心底想。

也許是這樣的:「呵,哥可幫你拿了冠軍了啊。」

幫蘇沐秋拿了一次冠軍,他就退役了。最後雖然被打包回來,可蘇沐橙還是明白,在他心底,總是有那麼一個人。

 

叫做蘇沐秋。


评论(1)
热度(28)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