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算是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二。

蘇沐橙有了個秘密。

她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

但,似乎僅止於「蘇沐秋」。

更例如,她看不見其他的鬼魂。


她能看見的,只有蘇沐秋。


僅是這樣子,她也覺得滿足。

如果要她看見那些亂七八糟的鬼魂,那她可不能過得這麼愜意。


不知為何,她也就只是看得見。

她聽不見,也碰不著蘇沐秋。


不知道是不是撞擊影響到視覺神經還是甚麼的,不過檢查過後發現是有些瘀血,但似乎會自行吸收,越來越小,所以不嚴重。

蘇沐橙發現,每晚蘇沐秋都會用手虛懸在她頭頂,隨即傳來一種若有似無的熱氣。

瘀血越來越小,直到消失,蘇沐秋便再也沒有繼續做這樣的舉動了。


葉修發現蘇沐橙變了,有時飯前她會先闔上眼睛一會兒,才會開始吃。

喜歡吃的東西,也改變了。總是有那麼幾樣菜看起來有些眼熟,但卻不是蘇沐橙以往愛吃的。

但不能否認的是,蘇沐橙變得更加開朗了。

連帶著莫凡也受到影響。


蘇沐橙似乎開始跟莫凡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莫凡這傢伙一開始遲鈍,但後來也發現了。

他很困惑,卻不知道怎麼問蘇沐橙。


但蘇沐橙只是因為自家哥哥才和莫凡保持距離的。

她不想看到自家哥哥陰惻惻地猛盯著莫凡看。

這是她對莫凡的一種保護。


可其他人不這麼認為。

葉修看不下去了,這天晚上,他敲了蘇沐橙的房間門。


「欸?葉修,怎麼了?」蘇沐橙心底其實有底,她自己也知道不可能永遠瞞著葉修這件事情。

「妳真的沒有事情要告訴我?真沒事情瞞著哥?」葉修的臉色有些不好,他不知道蘇沐橙瞞著他們甚麼,總覺得是很重要的事情。

「……先進來吧。」蘇沐橙眼角餘光看到牆角有一抹影子,她大概猜出那是誰,但接下來的話卻是不能讓其他人聽見的。


她側開身,讓葉修進房。


「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有點兒匪夷所思,卻是真實的。」蘇沐橙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她的視線轉移到葉修身後偏上方,蘇沐秋正懸空坐在那裡,一臉慵懶。


「我看見,哥哥了。」


葉修驟然睜大了那雙平時總是顯得漫不經心的眸子。

他腦袋中迅速跑過蘇沐橙前幾天問他的問題,還有那時蘇沐橙怪異的模樣。


「……」葉修說不出話來了,不是驚訝導致的,而是他真真切切地傻住了。

「妳……說……蘇沐秋在這裡?」他覺得頭皮有些發麻,有點困難地咽了口唾沫。

蘇沐橙嚴肅地點了點頭,完全看不出她在開玩笑。


「前陣子出車禍以後,我就看得見哥哥了。」


葉修聽見,腦袋裡似乎有甚麼東西炸開的聲音。


评论
热度(25)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