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算是傘修(?)】妳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之一。


「無論如何都想見一面的人?」葉修叼著菸,漫不經心地睨向一旁的蘇沐橙。

「有啊。可是不論如何都見不到了啊。」他吸了一口菸,吐出的煙霧瀰漫,更似他沒有說盡道清的語焉。

可是……她看到了啊。

沐橙眨了眨眼,努力把眼底的水霧給眨了回去。

蘇沐秋,就站在葉修身旁,用手指在對方那因長期熬夜而有些浮腫的臉頰上死命地掐著。

她聽不到哥哥說甚麼,但可以猜出來。

蘇沐秋在不滿葉修的話語。


「如果……可以再見到呢?」蘇沐橙眨著雙眼,有些緊張地開口。

「那一定給你哥一拳,笑他十年沒打榮耀了肯定渣成狗了。」葉修的回答幾乎在秀下限了,蘇沐橙汗顏地看著幾乎整個人撲在葉修身上打的蘇沐秋。

「嗯?我怎麼覺得背後有點涼,而且很重呢?」葉修熄了菸,伸了個懶腰。


那不是當然的嘛。有個……鬼趴在你身上死命地打呢。

雖然那人是她的哥哥。


已經好幾天了。蘇沐橙自從上次在過馬路時被闖紅燈的客車擦倒,撞到頭暈倒送醫之後,她就可以看見了。


蘇沐秋,原來一直跟在她身邊,未曾離開。


她聽不見蘇沐秋當時在說些甚麼,但她依稀可以從唇瓣的開闔中猜出,對方是在自責沒有保護好她。

在醫院剛醒來時看到的蘇沐秋,身上是有血的,血跡斑斑的襯衫加洗白還破了好幾個洞、同樣沾滿血色的牛仔褲,額頭上也流滿鮮血,與棕色的髮絲糾結在一起,看起來甚是可怖。


──那是蘇沐秋十年前,死亡的樣子。

蘇沐橙沒有懼怕,只是心疼。她心疼得一直掉眼淚。

葉修以為她是傷口疼,出門去叫護士和醫生。

蘇沐秋則手忙腳亂,知道自己碰不到她,只能在旁邊乾著急。


她哽咽著,喊出:「哥哥……」

蘇沐秋驚愕地看著她,伸手指了指自己,這次蘇沐橙看懂了對方在說甚麼:「妳看得見我?」

她卻再說不出話來,用力點著頭。


蘇沐秋驚訝地低頭看看自己,然後嘴巴張得更大了。

他想摸摸蘇沐橙的頭,手卻從對方的身體穿過去。

他更緊張了,手都不知道要放哪裡了。


但蘇沐橙卻笑了,這讓剛好帶著醫護人員進病房的葉修嚇得不輕。


檢查過後發現沒有問題,只要注意不要持續出現想吐、頭暈的狀況就好了。

觀察了一天,她就出院了。


她的生活變得不一樣了。

因為她看得見蘇沐秋。

過沒兩天,蘇沐秋的衣著變得乾淨,再過兩天,身上的傷口也消失了。

蘇沐秋用唇語加比手畫腳跟她說,那是因為他之前為了幫她擋災,耗掉了很多力量,沒有力氣維持乾淨的模樣。

他們會一直保持死亡時的樣子,修練之後,靈氣可以讓他們恢復生前的樣子,衣服也是能夠隨意更換的。

雖然衣服是可以用紙錢買的,但那種紙做的衣服沒幾天就壞了,蘇沐秋表示他嫌棄。

沒靈氣只不過是變回死亡時的樣子嘛,又不是第一次看見了,他一點兒都不在意。


卻從沒想過蘇沐橙竟然會看得見他。


蘇沐橙並沒有把她看得見蘇沐秋的事情跟任何人提起,包括葉修。

因為她不確定這是自己的幻想還是真實的。


但她寧願相信哥哥是一直陪在她身邊的。

這個信念讓她打起榮耀來更加起勁,興欣的人都嚇了一跳。


突然鼻子上傳來的疼痛讓她回了神,葉修捏了她的鼻尖。他環胸,望著蘇沐橙

「妳是不是有甚麼事情要跟我說?」


她眨眨眼,佯作無辜的表情,「怎麼會?我不過就是想哥哥了嘛。」

似乎看出蘇沐橙不想講,葉修也沒有強迫,而是開口:「那傢伙肯定也在某個地方想妳吧。」

他肯定也是想著你的。看著愣住的蘇沐秋,蘇沐橙在心底偷笑道。

「算啦,找時間去看他吧,如果妳想他的話。」葉修揉了揉蘇沐橙的頭,笑了,微微闔起的眼簾掩蓋了眼底的情緒。


其實,他也想他。


评论(1)
热度(27)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