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职喻黄】微曦-09

---------------

※入內請注意※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煩啦#


---------------


正在脑内风中凌乱的黄少天整个人都懵了。


「噗。」

突然,黄少天听见自家队长的喷笑声,他表示再也不能忍了,他从床上跳起,试图寻找任何可以藏身的角落。

简直不能再丢脸,他脆弱的心灵深深受到伤害,他温柔善良聪明又完美的队长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感到深深的哀伤。

 

发现黄少天无地自容的表现,喻文州忍不住发出低低的笑声,他走了过去,把人揽过来在床边坐下,「生气了?」

黄少天心想我才没有呢本少才不跟你计较这么多,他特傲娇地挪动屁股转了个角度,撇过头,就给了喻文州一个后脑杓。

「少天。」他却听到喻文州温柔的声音,让人想到秋晚残阳余留下来的温暖:「你愿意,以结为伴侣为目的的前提之下,和我交往吗?」

要不是喻文州揽住他,黄少天真的会从床上跌下去。

 

队长说要和他交往!还是以结婚为前提!

黄少天激动地说不出话。

 

虽然说发生了那些事,后来就算真枪实弹地做了,黄少天都不觉得两人算是确定关系了,就算他们彼此喜欢,那也最多就是情人,说要交往可能黄少天还不会这么激动,可是结为伴侣啊!队长说要跟他结为伴侣啊!

 

看到黄少天一脸不可置信地转过头,胀红着脸张口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的样子,喻文州笑得很开心:「少天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黄少天像是咬了舌头般,依旧发不出声音,仅是用着彷佛要点断脖子般的力度用力地点头。

 

队长就算耍无赖也还是帅得一比那啥。

黄少天内心荡漾,完全忘了他方才还在使小性子,觉得对方崩坏。

 

你这么没原则你妈妈知道吗?黄少。

 

然而完全小花四处开,朵朵开桃花的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喻文州彷佛松了口气般偷偷地吁出一口气。

喻文州其实也很怕黄少天不按牌理出牌地给予同意以外的答案。

幸好,他没有低估自己对于黄少天这个脑残粉的影响力。

 

 

黄少天和喻文州交往的事情并没有在蓝雨分部引起多大的风波。

因为几乎全分部都知道黄少天是喻文州的脑残粉。

而他们在一起虽然很突然,却又不是那么让人讶异。

反而有种:「啊、果然在一起了啊。」的感慨。

 

在那之后,喻文州升职了,被调出部队,前往分部担任干部。

黄少天也被提为队长,同时招收了新血,新来的队员是两个哨兵,一个剑客一个狂剑士,名字是许博远和梁易春。

许博远是黄少天的粉丝,也是奔着黄少天才会成为剑客。在学生时期他就很是崇拜黄少天,据说他可以将剑影步一次分出四个以上的身影。

那时他就想着好帅啊,他以后也要成为这么厉害的剑客。

 

所幸老天对他还算不错,把他分配到黄少天的部队里。

黄少天要他们做的训练他绝不落下,偶尔帮队长递个水、毛巾、点心啊等等的物品那更是不在话下,说穿了就是脑残粉,对黄少天的。

 

知道新来的队员是自己的粉丝时,黄少天还特别骄傲地在热线中和喻文州显摆:「哼哼队长你知道吗?部队新来的队员是我的粉,我也有崇拜者了!」

 

「哦?是吗?少天很开心?」喻文州的表情依旧温和,但黄少天就是从对方的声音里察觉了一丝不对劲,但他又说不上来。

「当然啊,还跟我一样是个剑客,还真是好眼光。」黄少天一脸骄傲,「不过有个小跟班的感觉还真是特别好啊,队长你当初看我跟在你屁股后面转的时候是甚么心情?」

喻文州失笑,「一开始觉得你傻里傻气的,后面发现自己喜欢你的时候有点愉悦……现在嘛,嗯,以现代化用语来说,应该是:『萌萌哒。』,严格来说,少天当时也算是我的脑残粉吧。」

黄少天的脸轰地一下红了,他真的很不习惯队长说这种类似情话的话语。

「队长。」他突然特正经地看着光脑里喻文州的影像,开口:「我是你的脑残粉,以前是,现在也是。」

「我知道。」喻文州的语气愈发温柔,「好了,明天还要训练新兵不是?还不去休息。」

「好。队长也早些休息啊。」说完,黄少天就等着对方切断通话。

他没有办法亲手挂掉队长的电话,因为他舍不得。

两人分开也不算久,可是见面却是挺难的,因为喻文州刚上任,几乎每晚都加班,这点睡前的热线时间让他更是珍惜。

「对了,少天。」喻文州像是想起甚么,「你以后别喊我队长了,也喊我的名字,我们不是单纯的上司跟下属,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希望情人喊我名字的心情。」

「……好的,文州。」黄少天在心中大喊着对方犯规,可是他却也明白对方的心情,于是克服心中的羞赧,轻声唤道。

喻文州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声音低柔,「晚安。」却是等了一小会儿才切断通话。

 

队长好温柔好温柔啊。

黄少天躺倒在床上,心里满胀着说不出的情绪,开心、害羞又甜蜜。

 

正当他放松身体,卷过被子,打算好好睡一觉时,在精神最朦胧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头痛欲裂,很快地就失去了意识,而他的身体,也被黑色的光罩了起来。

 

过没多久,黑光慢慢褪去,黄少天突然坐了起来,眼神阴郁,且泛着一丝黑光,唇角勾起了一抹阴狠的弧度,「想对付我,可没那么容易。」这时,他身上却又被强烈的黄光笼罩,他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却是狠狠地将那股精神触界给压了下来。

 

「我会赢的。伤害我的,一个个都别想跑!」他轻笑,唇角却溢出一丝鲜红,配上他此刻的表情,更显妖异。

 

-------------------------


有人可以猜得出黃少怎麼了嗎?


评论(3)
热度(8)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