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职喻黄】微曦-08

---------------

※入內請注意※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煩啦#


---------------



隔日,黄少天起床时,就看到一头黑豹趴在自己的床边,而喻文州却不见踪影。

「你是队长的精神体吗?」黄少天轻声问,伸手抚上了对方有些粗硬的黑色毛皮,后者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并没有拒绝对方的触摸,反而露出了自己的颈脖让黄少天抚摸,微微瞇起的黑色眼眸里充满满足。

精神体是向导或哨兵在觉醒之后会自动幻化出的拟态能量物,与向导和哨兵的精神、能量源相连结,一旦受伤对于主人而言是一个不小的伤害,通常都会唤回自己的力源之中,很少唤出。当然也有常常把精神体唤出的状况,但通常是主人足够强大,才会将精神体唤出,因为精神体的能力只有主人的一部份,不过一旦精神体受伤,却会影响主人的力量本源,因此在达到足够的强度前,主人通常都会将精神体照顾好,以免对自己造成二次伤害,这也是之前他们为何没有将精神体召唤出来对付任务中鬼魂的原因。

黄少天抚摸了黑豹一阵子,也将自己的精神体召唤出来,是一头看起来还有些年幼的小狮子,他摸摸小狮子柔软的鬃毛,轻轻把牠往黑豹的方向推了推:「一起玩啊,不要吵架,我去找队长。」

才刚要往外走,就看见喻文州打开门走了进来:「少天,你醒了?」

「队长队长你去哪儿了还留了一头黑豹看起来好威猛啊我家的小狮子甚么时候长大呢我真心愁啊为什么养了好几年还这么个小不点儿呢──」一连串的话语让喻文州有些头晕,虽然早知道黄少天说话就是这般,但没想到完全放开之后会这么的……不带标点符号。

「少天。」喻文州轻柔的声音制止了黄少天接下来的话语,「你好些了吗?」

「欸?嗯!」黄少天愣了下后很快地意识到自家队长的问题是在问甚么,旋即安静了下来用力地点着头。

「那出院前再去做一次检查。」喻文州轻声说,「实在是放心不下。」

「……好。」本来有很多话想跟自家队长说的黄少天,此时实在是甚么也说不出来了,他觉得自家的队长真的是好到不能再好了。


从检查室做完全身检查的黄少天在换回自己的正常衣物时才发现哪里不对劲。

靠──!他这件小内内都被队长看光了!

他满脸通红却故作镇定地走出更衣室,见到对方脸红得像个西红柿的喻文州不明所以,「少天?」

听到自家队长的喊唤,黄少天却是觉得更加羞耻,靠靠靠靠靠!小黄鸭内裤一生黑!回去他要全部都扔掉!

「怎么了?」喻文州探了探黄少天的额头,没感觉到发热,于是便疑惑地望着对方。

越被自家对长注视,黄少天越觉羞耻,但他又不能不理对方,他撇过头,「……队长,我没事。」

「那为什么脸这么红?」可能是自己脸颊温度太高,当喻文州略带冰凉的手触到自己滚烫的面颊时,黄少天似乎听到了铁板碰到冰块的鸣音。

「血液循环呗。」随意找了个理由,黄少天抓住喻文州的手腕,推开。

回眸却看见了喻文州微敛下眼帘,面色虽未变,但黄少天就是看出了一分失落。

「队、队长……」黄少天努力地想组织语言,却被喻文州的摇头给阻止。

「少天不想说,就不用说。」彷佛方才的失落只是个错觉,喻文州恢复了轻浅的笑容,揉了揉黄少天的发。

这人,总是这般温柔地对待自己。黄少天有些怔然,摇了摇头,突然觉得这也不是甚么大事,「只是突然觉得小黄鸭很讨厌。」

喻文州像是想起了甚么,猛然转过身去,肩膀还很可疑地抖了几下。

「……队长!」黄少天简直要气炸,连队长都这样笑他,他觉得生无可恋。

「没事,少天,小黄鸭也很可爱的。」喻文州连忙转回身顺毛。

黄少天哼了一声,不予置评,他径自往门口走去。

喻文州无奈地笑笑,跟着黄少天离开医疗部。


回到分部,迎接黄少天的是队友们充满暧昧的笑容。

被盯得炸毛的黄少天竟一句话不说就冲进自己的房间里。

喻文州无奈地盯着众人,唇角扯出些微的弧度,「收敛些,少天他脸皮比较薄。」

……黄少天到底哪里脸皮薄了?能再偏心点吗?

众人在心中想着,却只见自家队长直直地走进对方房间关上门的背影。


进入黄少天房间里的喻文州只看到床上鼓起的棉被包。

这才刚入秋,把自己包成这样子是想闷坏吗?


轻轻扯了扯被子,还真没扯动,可见黄少天羞愤欲死的心情有多么严重。


「少天。」喻文州温和的声音模糊地传进被包里的黄少天耳里,让他觉得空气更加稀薄了。

「别闷坏了。」说着,喻文州再去扯被子,便扯开了,收获了一只全身红通通的黄少天,他倒是忍俊不住地笑了声,接着在床边坐下,把被子推到一边。

黄少天撇过头去,抓过枕头就把自己的脸蒙住,发出意味不明的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微不可见地皱起了眉头,抢过对方手上的枕头,俯下身却是用了最恶俗的方式──以吻封缄。

黄少天吓得差点咬到喻文州的舌头,「唔唔──」他试着反抗,但却被这种非暴力的方式给屈服了。

放开被吻得晕晕呼呼的黄少天,喻文州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声音还没恢复,还乱嚷嚷,真想变成鸭子?」

队长咱能不用这种方式吗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就算连羞羞的事情都做过了也不带这么犯规的啊我们才刚在一起吧谁才是哨兵啊怎么觉得这战斗力根本杠杠的啊这还能不能好了啊──!

黄少天在心底咆哮着,却愣是在对方的注视下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是不是集齐了甚么召唤了喻‧里‧文州先生的条件?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空中旋转跪求封印方法!


------------------------------


許久未更,接下來就是要努力寫完微曦了。


一次把存稿全貼完了我會說嗎?

手速慢傷不起啊Orz

评论(1)
热度(8)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