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傘修】晚秋-02

※食用前請注意※

這是傘哥重生文。

傘哥重生文。

傘哥重生文。

因為很重要所以重複三次。

時間軸大概是在葉修領隊參加國際賽帶著冠軍回國之後。

所以儘管是傘修,大概以傘哥的視角為多,怕會OOC。

雷請慎入。


以上都木有問題的話,


那麼,正文開始↓↓↓

-----------------


睜開眼的時候,你有一瞬間的茫然。

身旁的人見自己醒來叨叨絮絮地念了一大堆要愛惜生命怎可隨意自殺等等的話語,你茫然地眨了眨眼,問:「請問這裡是哪裡?你是誰?」

對方瞪大了眼睛像是聽見什麼天大的笑話般,想要笑但他卻笑不出口:「……我是你的室友,王安。」

「……」你沉默了半晌,在結合了之前所分析的,你大致判斷出自己並不是沒死,而是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穆秋甦……他吞了安眠藥之後的確是死了,但自己卻附身……又或者說重生到他身上了?

既然穆秋甦不想活了,這人生,你也只能接收了?

 

怎麼想都還是各種不靠譜啊!

 

正當你還在心裡分析的時候,王安卻是靜不下來地往外跑去,「醫生、醫生──」

……這位哥們你能等我好好思考完不?

你在心中無奈地想著。

 

等到醫生匆匆忙忙地跑進病房,看到的就是你呆坐在床上思考的樣子,不過在醫生眼裡卻成了精神恍惚的表現。

於是你立馬被人按住送去檢查。

 

覺得莫名其妙的你動彈不得的在心中暗嘆這是招誰惹誰了這?

 

檢查完,除了一些過量吞食安眠藥會出現的後遺症外,並沒有任何不妥。

醫生看著病例,額角沁出的冷汗涔涔。

這都沒什麼問題,為何這人什麼都忘光了?

 

最後的結論是,選擇性失憶症。

 

醫生還安慰你,也許很快就會全部想起來了。

但也許只有你自己知道,原本的穆秋甦,不可能會回來了。

現在住在這個軀殼裡的人,是蘇沐秋。

 

你從王安那裡得知現在距離「蘇沐秋」出事已經過了八年。

穆秋甦今年十八歲,和你當年是一樣的年紀,在微草的分支訓練營裡即將合約到期,沒有資格繼續簽約。

 

你點了點頭,問了聲合約到哪時?

王安愣了愣,抓著頭想了好半天,才說出下個月五號。

下個月五號,只剩二十多天。

 

還有二十多天,也夠你把資訊統合起來了吧?

你掀被坐起,「王安,幫我個忙。」

「啥?」

「我要出院。」你急迫地想要了解現在的情勢是個什麼樣子,卻被王安硬是按住,說是上層安排你一個禮拜的假,好好休養再回去。

「那你可以幫我蒐集近八年榮耀職賽的所有新聞和大小事嗎?」

「……醫生!」王安忍不住又想往外奔,卻被你一把拉住。

「王安,拜託。既然你說我是選手培訓營的人,那我想知道關於這個遊戲的一切。」你認真地看著王安,棕色的眼底充滿了堅定。

「好吧,我去幫你找找啊,你多休息。」王安看了你半天,雖然眼底寫滿了遲疑,但還是答應了。

 

直到對方走出病房,你才吁出了一口長氣。

看得出來王安是個挺熱心的人,也幸好他沒有發現你的破綻。

 

聽王安說穆秋甦以前是個很孤僻的人,不太和人說話,所以你醒來後變了個樣子讓他嚇著了,後來他甚至安慰起你,說不記得也罷,就算以後不能夠繼續待在微草,大家也能夠做個朋友互相照料。

之前王安其實一直想幫穆秋甦,可對方一直不領情,久而久之他也就斷了這個念頭,畢竟誰會想拿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

你心想幸好穆秋甦沒有和王安有過多接觸,不然自己肯定要露餡。

 

看著隨著王安離開而闔上的門板,你轉回視線,望向旁邊小櫃上放著的手機,伸手取過來滑開螢幕鎖。

沒有設密碼,電話簿裡的人也很簡略,只有幾個看起來像是隊裡人的名字和標註著經理的電話號碼。

你嘆了口氣,點開了網頁,打上了:「榮耀」、「葉秋」等關鍵字。

瞬間跳出的一大串連結令你一瞬間有了關閉網頁的念頭,但你實在是太想知道他的消息了,硬著頭皮刷了幾條,沐雨橙風這個熟悉的ID倏地映入眼簾,令你一愣。

你不在了之後,是誰在操作它呢?

順手點開,長大的、成熟了許多的自家妹妹漂亮的容顏出現在你的眼前。

 

……沐橙。

長這麼大了啊。

你笑了,指尖忍不住輕輕點了點螢幕上對方的頰。


评论(4)
热度(24)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