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職葉藍;ABO設定有】Who's GLORY-片段之二

我完!稿!啦!!!


&以下是文章的小片段,之後釋出要等本子出來以後了(掩)


---------------


於是兩人的同居生涯開始了。

許博遠從宿舍搬出來,和葉修蝸居在這個條件並不算佳的小公寓裡。

國家隊在取得好成績之後,全世界都在找該隊成員,身為領隊的葉修卻縮到了G市,待在了自己身邊,說實話,許博遠還是有些成就感的。

這是他的Alpha。身分證上已經登記上去的法定配偶。

有人說,結婚是件大事。可他倆就是把結婚辦得像是在辦護照似的,葉修甚至還沒有標記許博遠,只簡單請了喻文州和梁易春來當見證人。

梁易春在看到傳說中的,許博遠的Alpha──葉修時,嚇得差點兒連手上的紅包都扔地上了。

 

臥槽,小子口風夠緊啊!

現在才知道許博遠的Alpha是葉神的梁易春覺得世界不太科學。

 

事後梁易春把許博遠拉到一旁去,問對方為何不早講這件事,許博遠只是笑著說那時還沒完全定下來,所以就沒有說了──儘管語氣很淡,似是不太在意這件事,可許博遠心底卻暗道,那時的他因為心中的不確定,根本不敢跟大家說這件事,他當時根本不知道,葉神會不會跟他是長久的關係,久而久之,就算後來固定了,也沒有跟任何人說過。

在葉修求婚之前,結婚,是許博遠根本不敢去想的事情。



葉修總是習慣喊許博遠藍河。

說起來他和藍河的羈絆就是從那十八次鍥而不捨的加好友開始。

 

藍河藍河,他總是喜歡喊對方小藍,想親暱一些時就喊對方單字藍,總是能滿意地收穫自家Omega通紅的耳尖和臉頰。

 

對他而言,不喊名字不是因為不喜歡,而是更有羈絆的名字,是藍河而不是許博遠,真要說起,葉修其實是很念舊的。

雖不到那些非丟不可的垃圾都要留下的地步,但有些珍惜性質的小東西他還是會留著的,當然,也包含稱呼。

 

他喜歡藍河在被逗得狠了時那炸毛的小模樣,細心而嘮叨地碎念著自己的時候,被自己刺激到時惡狠狠地剜了自己一眼時眼角帶的、藍河自己都沒發現的小風情。

這些都是他的。他的Omega。

 

在他和藍河結婚並標記了對方後,他們的日子繼續過下去,藍河每天出門去藍雨上班,葉修就跑到隔壁的網吧蹲角落打榮耀。

當然,因為怕被發現,用的當然不是君莫笑,而是小號。

 

藍河下班時回家看不到他,就會到網吧來找他一起吃晚餐。

 

他和藍河的小日子過得很愉快,一溜兒就是近三個月。

他是九月來的G市,現在已經是十二月出,算算鄰近藍河下一次的發情期也快到了,但最近榮耀新開了地圖,他就想著開完荒就回家待一陣子直到藍河過完發情期。

 

但沒想到意外就這樣發生了。


评论(3)
热度(28)
  1. 神说要有光沐浴晨光之下。 转载了此文字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