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职喻黄】微曦-05

---------------

※入內請注意※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煩啦#


---------------


小队撤回医疗部,检查的检查、治疗的治疗,可黄少天的伤虽然被仪器治好了,却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

整队人在做好简单盥洗之后更衣回到医疗部,继续头疼着黄少天的沉睡,等待着对方的检查结果。

检查的结果是有股限制性的力量控制着黄少天的能量触界,使之无法复苏,说到这个,喻文州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鬼魂向导。

宋晓和郑轩帮黄少天简单的擦洗后,换上干净的病人服,期间喻文州还听见了几声窃窃私语,但喻文州的思绪已经完全被手上那个黑漆漆的小盒子给占据,望着手心的小盒子,他在心底暗暗地叹了口气,若是当时能好好说,他也许还愿意帮他,可是现在他把黄少天弄成这样,他说甚么都无法心无芥蒂地帮对方解决这个问题,就算是冤死的也不能随意害人,更何况他刚刚是想要把他们全部都杀死,抢夺他们的力量。

想着想着,喻文州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队长,你咋看着这发呆啊?这家伙超级危险的,赶快转送上层吧。」郑轩在一旁说着,「你难不成还真想帮他报仇啊?本来并不是不能帮他,只是他把黄少害成这个样子,我们也没有甚么义务可以帮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喻文州望着病床上躺着的黄少天,眼神温柔了几分,「但是……不知道他对少天做了甚么,又该怎么才能让少天苏醒。」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冷漠,但望着黄少天的眼神却是温柔至极,两种极端的视线与语气让郑轩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其实,他是有察觉到的。他对黄少天,不知从甚么时候开始,有了不属于上属对下属的情感。

这份情感,他是一直压抑着的。因为他知道,黄少天对他,只是对上级的崇拜罢了,他并没有和自己相同的感情。可是心底的那丝苦涩,却无法对任何人诉说。

一开始和黄少天绑定的时候,他只是单纯地认为这个人是他的队员,他应该要好好地帮他,尽管他的能量触界常常在疏导的时候会弄伤他,可是他并不在意。

最后会喜欢上对方,更是他想都没想过的。

 

「唉,要是黄少有个精神结合的向导就好了,把他的束缚解开还不是分分钟的事。」郑轩叹了口气说。

「对啊,这事儿难办。」宋晓也说,眼神却是偷偷地瞄着自家队长,「这时候打哪儿来的向导可以跟他精神结合啊?」

「……」喻文州沉默了好半晌,「我是少天的绑定向导,若真得做这事,或许也得由我。」他叹了口气,「但精神结合可不是说着玩的,我并不能因为救他就这样害了他。」

「他命都没了队长你还顾这个?而且你怎么就帮黄少想?你不想想你自己?身为一个向导,你可是非常抢手的。」郑轩抓了抓头,「感情甚么的我不太懂,但黄少那个样子不像是对你没意思,如果队长你想好了就做吧。再说精神结合在双方清醒且愿意的状况下也是可以安全解除的。」

郑轩的话无疑对喻文州来说是充满说服力的,可是他真的不确定对方是不是会在他做了那件事之后还愿意和自己在同一个队里。

「队长,如果你不行的话,那我来吧。」郑轩淡淡地说,「反正大不了就被揍一顿,大家还是好队友。」

「……」喻文州摇了摇头,「让我想一想。」他按住额角,显得有些无力。

「队长……是喜欢黄少的吧?」宋晓的声音很小,但喻文州却听见了。

「想甚么呢?」喻文州笑了笑,却是没有反驳,「可他却只是把我当成崇拜的队长。」

「我可不觉得。」一旁沉默着的徐景熙突然开口,「成天队长长队长短地嚷,还喊着队长是全荣耀感动好男人,他要不喜欢你,我徐景熙仨字倒着念!」

「眼下也只有这办法了,队长,你总不能就瞅着黄少躺着吧?」郑轩继续出击,「何况黄少那么崇拜你,就算他不喜欢你,也不会对你做甚么吧?」

「……嗯。」喻文州扯了扯唇,「我知道了。」他把手上的小黑盒递给了徐景熙:「拿去上缴吧,报告书……就麻烦你了可以吗?」

「我擦啊……」徐景熙忍不住爆了粗口,「队长你就这样恩将仇报?我不过就说了两句话啊,罪魁是郑轩跟宋晓吧?」

「……可是交给他们我不放心。」喻文州笑了笑,这句话倒是把徐景熙的话给压了下去。

「……」徐景熙默了半晌,才拿着小盒子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扯开嗓子嚷了声:「还在那儿碍事?没见队长要忙?」

宋晓和郑轩这才如梦初醒地往外走,还顺手帮喻文州把门给带上。

---------------------------


下章上肉啦//

可能會貼連結上來請大家點開來看~

如果喜歡的話還請大家幫我按個喜歡>////<


评论(4)
热度(19)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