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职喻黄】微曦-03

---------------

※入內請注意※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煩啦#


---------------


所谓的绑定并不是代表那个哨兵或向导就是专属搭档,绑定只是代表了「这个哨兵是我负责疏导」的意思,并没有任何特殊意义,就是刚认识不久的哨兵和向导也能够绑定──只要够信任对方,就都不是问题,这是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明白的事。而只要向导能力范围内,要和几个哨兵绑定都不是问题,但哨兵就只能和一位向导绑定而已,毕竟向导的资源有限,哨兵的数量却是远超过向导的,尽管如此,每一个向导都不会绑定超过三个哨兵,黄少天更是荣幸地成为了那第一个和自家队长绑定的哨兵。

每天都会喻文州都会帮忙黄少天疏导一下能量触界,除了第一次花费比较多时间外,他的能量触界因为勤于整理,也显得不那么紊乱了,只是偶尔会有一些像是乱翘的杂发似的能量丝会跑出他的控制范围内。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能量触界变得顺了许多,黄少天觉得他掌控能量的方式越来越轻松,他对喻文州也从一开始的刻板印象中完全拔了出来,成为一枚不折不扣的队长控。

时间过得很快,黄少天即将迎来第一次出任务的日子。

附近城镇的公所传出了闹鬼消息,上头指派任务下来就刚好落到了离城镇最近的他们身上,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小任务,没想到却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因为白日也会闹鬼,阳光根本阻止不了那个鬼魂的侵袭,因此该公所已经全面净空,休假好几日了,不过这样也比较方便黄少天他们处理。

站在门口,黄少天就感觉到一股极强烈的压迫感,喻文州轻轻把手贴在他的后心,输入些许精神力以稳定他的心神。

「稳住,能量领域筑起来。」喻文州温声说。

黄少天定了定神,将能量触界展开,暖黄色的细丝迅速延展开来,筑建成一个圆柱形的领域。

 

「居然请了哨向团来,还真是看得起我啊。」突然间,黄少天听到一个声音,随着一道精神触界侵入了整个领域中。

黄少天一惊,手上的光剑就劈了过去,恰恰将那精神力斩灭。

「反应力不错嘛。」他听见那个声音轻声笑着,雌雄莫辨的声线带着些许的妖媚。

「你在这里作乱,是为了甚么?」喻文州出了声音,带着精神力的喊声回荡在有些空旷的室内。

「为了甚么?」那声音笑了起来,带着丝丝的哀凄,「我曾和你们一样,是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向导。」

「但我的希望,却被他给毁了。」他的语气骤然变得低沉而充满怨恨,「我有很强大的精神力,用来计算数据或者是入侵别人光脑都只是小菜一碟。他从我还是学生时期就一直追在我身后,说他很爱我,很喜欢我,最后,我动心了,一度论及婚姻。他说,那个人骗了他,把他害得很惨,只要我可以帮他报仇,他就和我成为伴侣。」他低低地笑了起来,彷佛整个空间都因此而震动了起来。

「可是……最后,他却杀了我。」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清晰地可怕,彷佛就在耳边般,「可是他却没发现,我没有死,只是成为了幽灵体,他说,我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似是没想到自己会被这般欺骗,他的声音显得十分的无助与绝望,「我想报仇,可是却因为当时的打击太大让我陷入了沉睡。」

「等我再醒来,他已经不在这里了。」低低的声音继续述说着,没有人打断他,因为要是能帮他解决心愿,说不定就可以免除不必要的战斗,「已经高升到政府机关里了啊。」

「你希望我们怎么帮你?」喻文州大概分析了对方话中的讯息,「那个人是谁?」

「杀了他。」随着这句话,一道黑影猛然出现直扑喻文州,黄少天连忙挥剑阻挡:「喂我说你这人啊杀他关我家队长啥事有本事冲着我来少欺负我家队长!」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那黑影轻声地笑了起来,黄少天大感不妙,正待收剑时却发现自己的光剑彷佛被甚么东西缠住似地,难以动弹。


---------------------------


戰鬥弄得某晨身心俱疲。

呃、微曦確定會在CWT39出本了。

如果有興趣的灣家大人們可以關注某晨的Lofter或是噗浪,感謝(掩面)

如果是耀家的大人們想要購買,可以先跟某晨說說,依據人數會決定要不要開放海外販售QAQ感謝!


评论
热度(9)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