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全职喻黄】微曦-02

---------------

※入內請注意※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自我流哨兵向导设定,可能会有很严重的OOC,请慎入。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煩啦#


---------------


喻文州的办公室很整齐,摆设也很简单,整个办公室分成两区,其中一区除了办公桌椅跟书架之外没有其他过多的摆设,另外一区则有一个茶几和沙发,一旁靠窗的地方还有个单人的小床和两个橱柜。


「到床上躺着就好。」说着,喻文州从橱柜旁边拎出一把折迭的椅子,放到床边,回眸看见黄少天还呆在那里,他忍不住失笑:「呆着干甚么?队长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过来躺下!」语气是开玩笑式的命令语气,令黄少天兴不起半点不满。

他依言乖乖地走过去,脱掉军靴后躺下,喻文州将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头顶,轻声道:「放松就好。」说着,他打了个响指,将房间声控的灯给调成昏暗的黄色光线。

黄少天阖上眼,静下心来放松身体,他似乎「看」见了他的能量触界正在试图攻击朝他靠近的精神触界,他试图用控制那些丝线般的能量,却发现就像是在用手捞住水一般,只捞得住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溜回去了。

喻文州的精神触界在接触几次发现无法正常疏导后,便先将精神触界撤开了,正当黄少天以为喻文州要放弃之时,喻文州的触界却又靠拢了过来,这次,他的精神触界如同温柔的水幕般,将那些充满攻击性的细丝包裹其中,再一丝一缕地慢慢梳理着。

黄少天觉得自己就像是置身于温暖的水池里,而自己的能量触界,就像是一头杂乱的发丝般被慢慢梳顺,再理整齐的感觉,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完全地放松了下来,完全把自己的触界交由喻文州来处理,这时候要是喻文州随意攻击自己,他绝对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身旁的窗帘微微透出些许黎明的橘色光芒,喻文州才慢慢地收回放在黄少天身上的精神触界,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床上因为精神状态完全放松而陷入梦乡的黄少天,无声地吐出了一口浊气,额上已经布满了一层薄汗。

经年累月的能量触界紊乱,导致喻文州就像是要将一整团纠结在一起的杂乱毛线球慢慢解开,还不可以太过用力,以免伤到黄少天,这样做是很伤精神力的,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打算放黄少天自生自灭,他从口袋中拿出手帕擦去额上的细汗,看了眼时间,已经傍晚六点多了,也就是说,他从解散后的上午十点半左右疏导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要八个小时。

他把人轻轻摇醒,「……少天,醒醒。」短暂的停顿后他还是喊了对方的名字,连名带姓总感觉像是在训人般。

黄少天被人从美梦里摇醒,不禁有些脾气,正待发作时,却猛然对上喻文州温和的眼神。

他倒是被吓醒了,瞬间认清自己目前的状况和所在地,他连忙起身,忙乱地套上靴子,嘴里道着歉:「啊啊队长对不起我睡着了──」

「没事。」喻文州微微一笑,「感觉好多了吗?」

黄少天连忙点头,「好很多了!我从来没感觉这么舒服过,抱歉,我很难处理吧!让队长浪费了一整个下午……」他抓了抓头,显得有些懊恼,他抬手看了下光脑上的时间,「唔哇!已经到晚饭时间了,我、我请队长吃饭!」

「好。」喻文州依旧微笑着,「对了,从今天起,我来帮你做疏导。」

「队、队长这是要和我绑定吗?」黄少天有些愣住,他的语气显得十分不确定,「我、我的能量触界十分危险,我怕伤到──」「你是我的队员。」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语句,回以一个温和的笑容,语气温雅中带着些许的坚定。

「那、就麻烦队长了。」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他一开始还觉得这个队长很弱……没想到人这么好。

喻文州抬手在自己的光脑上提交了绑定申请,直到手腕上传来讯息通知声,黄少天才回过神来,连忙按下确定。

他抬眸对上喻文州的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笑了下:「走吧,队长,我们去吃饭。」

「好。」喻文州往前走了几步,黄少天连忙跟上对方的脚步,走出办公室。


-----------------------

谢谢 兔兔 @幻夢星辰  在我写微曦的时候被我一直烦躁。

期待妳的ABO本本YO!


也希望大家会喜欢微曦(掩面)



另外我想偷偷問一下如果微曦出本會有人想收嗎QwQ?(不要故意用繁體#


评论
热度(8)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