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晨光之下。

冰漓晨漪、又可稱墨沐晨,灣家,喊阿冰或阿晨,甚至冰漓或晨漪、沐晨都隨意。
全職通吃無雷。
喜歡喬一帆(?)
垃圾話苦手。

歡迎搭訕(?)

【叶蓝】大神的幸福论(六)

可能是觉得有些尴尬,许博远放了音乐,一反时下的流行乐,而是一些轻音乐,这让叶修有些惊讶。

「你平时就听这些音乐?」

「耶?不算是。」许博远笑了笑,「有些选手因为训练或是比赛,会有高度的精神压力,听些轻音乐可以纾压,一开始是看选手们好像很累,所以才跑去弄的,听久了也觉得挺好听的,也就习惯了。」

 

悠扬轻柔的音乐和尼古丁缓解了叶修的焦虑,他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捻熄在烟灰缸里。

 

突然,叶修听见许博远开口:「叶神一定很喜欢荣耀吧。」

「是啊。」他笑了笑,眼神却是微暗了下来。

 

车子开进蓝雨,许博远利落地把车子停入他的专用车格,领着叶修上了楼。

一打开训练室的门,黄少天就劈头盖脸地砸垃圾话:「呦我说你怎么会来这里啊偷机密吗我们队长才不会让你得逞的哼哼哼哼废话少说有带账号卡吗PKPKPK!你欠我好多次了叶不修你个心脏货!」

「哥账号卡没带,怎么能让你们窥见机密,唉──」最后的那声叹息很长,叶修望着炸毛了的黄少天,摇了摇头。

「你说谁要看你们机密啊蛤?叶不修你怎么不继续在兴欣蹲着呢你来这添堵是──」「少天。」喻文州轻按住黄少天的肩膀,让他的语音嘎然而止,倒是有点像被勒住脖子的鸭子,叶修不禁觉得好笑。

「这位可是我们请来的临时战术指导。」喻文州微笑道。

「好说好说,是说哥的位置在哪儿啊?我可不要跟那家伙坐啊。」叶修指了指一旁的黄少天。

叶修话中的那家伙在一旁气得脸红脖子粗,但却彷佛被肩膀上那只轻轻拍抚的手施了禁言咒般,张嘴想说话却迟迟没有吐出任何一个字。

「好了,今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了,所以从明天开始,我们就拜托你了。」喻文州眨了眨眼,笑道。

「……哥怎么觉得哥好像被坑了。」叶修扒了扒头发,「训练明天开始,那你现在把哥抓来这做啥?」

「帮你安排房间,顺便带你去G市晃晃,不赏脸?」喻文州依旧笑得云淡风轻,「小蓝,要麻烦你开车了。」

「耶?好、好的!」许博远显得有些受宠若惊,能够和自己偶像出去的机会可不多,这次恐怕是托了叶神的福吧。

「……先说好了啊!吃喝玩乐哥可付不出一毛。」叶修一掏口袋,空空如也,表示自己没钱,脸上特欠揍的表情让黄少天忍不住破功:「我靠啊叶不修你就是来骗吃骗喝的吧!甚么战术指导我呸呸呸呸呸!队长啊你不要被他骗了这家伙就是个大无赖!」

「少天不想出去吗?那你可以留下来,有甚么东西需要我帮你带回来的?」喻文州微笑问道,黄少天立即蔫了,乖乖地闭上嘴,摇摇头。

喻文州满意地笑瞇了眼,「好了,我们出发吧。」叶修难得来这么一趟,虽然目地不纯,不过招待是必然要做的,他也不会吝啬,至于欺负黄少天这件事嘛,有的是机会可以讨回来。


-----------


只有我觉得喻队崩了吗QAQ

对不住只撸出一点点_(:3」∠)_,这两天病了+MC,咳到快把肺都咳出来,整个人累不爱。

谢谢关注的大家,这篇会努力完坑的(握拳)


评论(1)
热度(20)

© 沐浴晨光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